跳转到内容

Recommended Posts

ZlBkWHl3dE5oZHNRSVZkSEdUL0ZQVm12UUVoVjND

 

“三百六十五个夜晚,最甜最美的是除夕。风里飘着香,雪里裹着蜜;春联写满吉祥,酒杯盛满富裕……”
一桌子丰盛的菜肴,两只巴卡拉水晶烛台上,白色罗纹蜡烛发着温馨的黄光。岑萧立在窗前,看着窗外被烟花映得五彩缤纷的夜空,不远处的空地上,有人在燃放礼花。他看着那火焰的花朵在空中盛开,发出震耳欲聋的声响,心中却没有任何兴奋和喜悦——虽然,他在唱着一首关于春节的歌。
“别唱了,过来吃饭了!”
萧榕微笑道。
“红灯照照出全家福,红烛摇摇摇,摇来好消息。亲情乡情甜醉了中华儿女,一声声祝福——”
“你给我闭嘴!”萧榕用力吼道,脸上的笑容迅速消失了,“你从精神病院回来就没有消停过,成天唱吱吱的,好像一台让人恶心的留声机!我受够了,我真的受够了。”
岑萧冷笑一下,回到桌前,在自己的椅子上坐下。
“别吵了,吃饭吧。”
窗外的爆竹和烟花的声音非常响亮,而室内却十分安静。三个人看着眼前的佳肴,却都没有任何胃口享用它们——他们只是在吃,机械地吃。
“妈妈,爸爸,我订了长途汽车票,去深圳的。”
萧榕的脸色一下变得很难看。
“谁许你随便订票的?”
“我用的是我挣的钱,你管不着。”
萧榕狠狠地看着岑萧,道:“我是管不着。不过,医生管得着。”
“你大概觉得精神病院是个好地方吧?”岑萧冷笑道,“不过很可惜,你没病,所以你没办法住在那儿,跟我在一起,长相厮守……”
“够了!”岑平低着头吼道,“你们还有没有一点点廉耻?这是应该在吃年夜饭的时候说的话吗?”
岑萧嘲讽地一笑,道:“爸爸,那你说说,我该说什么?身体健康?世界和平?还是赚很多钱?”
一阵难堪的沉默。
“我订的是正月十六的车票,单程。”
萧榕和岑平面面相觑,脸上都流露出惶恐不安的神情。
“你去深圳干嘛?”岑平问。
“去学色彩搭配师的课程。”岑萧笑道,“为了以后能生活得更好一点。”
“你现在生活得不够好吗?”
岑萧用锐利的眼神看了萧榕一眼,微笑道:“母亲,你说呢?”
萧榕张了张嘴,却一句话也说不出来。
“那你就是答应了?不过说实在的,我好像也没必要跟你商量。”
“你脑子有病,没办法照顾自己,当然需要跟我商量。”萧榕的笑意里藏着刀光,“我不许你去!”
“你管不了我。”岑萧小声但很有力量地说道,“医生都没有给出精神分裂的诊断,所以我是完全民事行为能力人,我有选择自己生活方式的权利和自由。”
“你很清楚,只要我愿意,我可以再把你送回去。”
“那你会被我干掉。”岑萧小声地笑道。
“什么?”
萧榕的眼睛瞪圆了,她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
“你会被一个疯子给干掉。”岑萧故意顿了一顿,“这下听清楚了?”
“岑萧,我求求你——”萧榕满脸都是惊惶和恐惧,“求求你不要跟妈妈这样说话。妈妈爱你,你知道的——妈妈都是为你好,你知道的——”
“所以呢?”
岑萧反问了一句,然后定定地看着萧榕。
萧榕的额头上渗出了细细的汗珠。
“我知道你爱我,可是——妈妈,我们回不去了。我可能还是爱你的,但是,我们回不去了。”
萧榕端起桌上的斗彩酒杯,猛地喝了一口茅台,吞得急了,呛得咳起来。
“这可能是我在这个家里吃的最后一顿年夜饭了,以后我会不会回来,有没有勇气回来,我都不知道。而且,我现在也不想知道。”
“一路平安,一切顺利。”
岑萧有些惊异地看着自己的父亲。
“爸爸,你——”
“儿子,你该出去闯一闯,趁着年轻。”
“爸爸。”岑萧的眼里闪着一点泪光,“谢谢你。”
“好了,吃饭吧,菜都要凉了。”
客厅里的电视一直开着,晚上八点,春晚开场节目的声音在室内回荡,但餐桌前坐着的这一家人,却对它置若罔闻。
窗外的烟花在夜空中绚烂地绽放,然后迅疾地归于沉寂。天空中的繁星已经被烟雾遮掩,人们沉醉于充满了火药味的万丈红尘,在这个万家团圆的夜晚,他们似乎忘记了一切。
一只枯叶蝶飞到窗前,在玻璃上停了一下,又迅速地振翅飞去。

此内容已被编辑, ,由 长生殿主

分享这篇文章


链接文章
分享到其他网站

ZlBkWHl3dE5oZHVJN0dudEdsMVlIRjV1NUxnYVhw

 

“欢迎光临——哦!是你。”

“对,是我。”

“你来这里做什么?”

“来找你。”

“找我做什么?”

岑萧微微一笑。

“我想你心里清楚。”

“为什么我心里清楚?”

岑萧的眼里闪过一丝不悦。

“我们这样说话,你觉得有意思吗?”

“不觉得。”

“那好,那我们就好好谈谈吧。”

女老板把岑萧让到一张路易十五风格的扶手椅上坐下,自己坐在另外一张高背椅上。

“我是来向你告别的,但是,在走之前,我要问你一些事情。”

女老板笑了,道:“是什么事情?”

“关于那个娃娃。”

“哦。”

“她自燃了,烧掉了我公寓的窗帘,然后,我被送进了精神病院。”

“这两者有关系吗?”

“对于懂得这种关系的人来说,有关系。”

“好。”女老板笑道,“那我就不多问什么了。”

“我们换个问题吧——为什么我会梦见前世的事情?”

女老板露出一丝嘲讽的微笑,道:“大概是你小说写多了?”

岑萧冷笑了一下,道:“现在好像不是开这种玩笑的时候。”

“好,我回答你。”女老板道,“因为你和她有三生三世的缘分。”

岑萧长出了一口气,重重靠在椅背上,笑道:“所以你是早就知道的了。”

“知道什么?”

“知道这一切会怎么发展。”

“并不尽然。”

岑萧看女老板的表情不像说谎,于是探询道:“怎么说?”

“这么说吧——”女老板走到旁边的收银台,从烟盒里取出一支细细的摩尔烟,点燃之后深深吸了一口,缓缓道,“我能知道你们会怎样相遇,却不知道你们的相遇会有什么结局。”

“为什么?”

“冥冥之中自有定数,但定数之中,又有变数。你很聪明,我想你知道我的意思。”

“就是说,你知道我们的开头,却无法掌控——”

“我就是这个意思。”

岑萧忽然觉得想哭,但是他忍住了泪水,低头看了一眼地面,然后抬头看着女老板。

“我在等一个朋友。”

“哦,是哪一位朋友?上次来我们店里的那位吗?”

岑萧有些困惑,问:“怎么,你说的是哪位?”

“国字脸的那位。”

“哦,严蔚呀。”岑萧笑道,“他是我死党。”

“是吗?”女老板又吸了一口烟,缓缓吐出一个烟圈,“他上次来,跟我说了一些——一些——”

“一些什么?”

女老板在空中摆了摆手,道:“算了,这不重要。你准备去哪儿?那地方一定不近吧,我看你带着行李箱呢。”

“深圳。”

“哦。”女老板笑道,“深圳,好地方。”

“我要去开始新的人生了。”

“人生本来是无所谓新旧的,看你用什么心情去面对了。”女老板低头一笑,“这话,听起来可能有点儿鸡汤。”

“没事,我现在挺需要鸡汤的。”

正说着,岑萧的手机响了,是一条新短信。

岑萧低头看了一眼短信,遗憾地摇摇头,道:“我朋友今天临时开会,来不了了。他祝我一路平安。”

“我也祝你一路平安。别忘了我们这家店。”

岑萧意味深长地一笑,道:“我想忘也忘不了啊!再见。”

“再见。”女老板挥了挥手,“我就不说‘欢迎下次光临’了,因为不知道你以后会不会光临。”

岑萧也挥了挥手,拉着行李箱出了门。外边雾气弥漫,几米之外的景物已经模糊不清了。

他在街上慢慢走着,一边费力地寻找着出租车的踪迹。忽然他听见一间店铺里放着音乐,曲调非常熟悉。他停下脚步静听,原来是毛阿敏和张杰在春晚上唱过的《满城烟花》。

“雪花纷纷,来将世界亲吻;雪落无声,轻叩每一扇门。

灯火满城,催问今夜行人,还有多久的行程。

每当烟花,推动世间年轮;我听回声,心却肆意狂奔。

有些怀念,只在此时此分,何年何月再相逢。

 

满城烟花,绽放今宵繁华;满地雪花,等候青春萌芽。

海阔天空,我们在一同长大;普天下,美好一家。

……

满城烟花,绽放年年繁华;满地雪花,守望青春萌芽。

海阔天空,我们在一同长大;普天下,美好一家。

……”

岑萧怅惘地微笑着,拉着行李,走进了一片牛乳般的白雾中。

 

一条灰绿色的内河,在雾气中静静流淌。一位女子立在河边,看着雾气中的河水出神。她穿着一身黑色丝绒底子绣玫红大丽花的旗袍,烟紫色的纱巾遮住了她的脸庞。

女子这样呆呆地立了不知多久,忽然纵身一跃,跳进了灰绿色的河水中。

水花猛然溅起,在雾气中发出沉闷的声响,然后,水波荡漾了一会儿,河面又归于沉寂。

白色的雾气从四面八方涌来,遮没了一切。

 

                                              【完】

 

                                              2018415

分享这篇文章


链接文章
分享到其他网站
在 2018/3/28 在 PM1点54分, 长生殿主说:

“给我来杯血腥玛丽吧。”

严蔚用诧异的眼神看了岑萧一下,道:“你今天好重口啊。”

岑萧不要紧吧?这酒不是著名的一杯倒烈酒吗???

在 2018/4/4 在 PM5点03分, 长生殿主说:

岑萧笑道:“我不喜欢米其林三星,就喜欢奇装炫人。北京话怎么说的来着?——不冤不乐!

诶呀 不巧了 我挺喜欢米其林三星的 。。。
哈哈哈!不过不是所有三星都很贵的 有的真的又便宜又好吃~~
话说  我咋不知道北京有这种俗话?

在 2018/4/6 在 AM10点02分, 长生殿主说:

“秋水仙碱中毒。”

秋水仙碱 黄色结晶 而且没救啊。。。要不要这么恐怖!话说一次投毒 要蓄积很久的处方药吧。。。看来很早他妈就想要他命了??!!

在 2018/4/8 在 AM4点04分, 长生殿主说:

安澜倒给他怄笑了,指着他道:“你呀,去了这么些年,越发油嘴滑舌了!”

看来你也不是块榆木疙瘩!现在的不如意 总会在有了如意的人之后变得如意 每个人都有每个人自己的时间钟 不必着急 到点了终究会拥有该得的 ~~

在 2018/4/10 在 AM6点05分, 长生殿主说:

严蔚离开之后,女老板走到收银台前,低头对着桌面,做了好几个深呼吸,然后长长地出了口气,抬起头,继续整理货架上的一切,仿佛刚才什么也没有发生。

我仿佛嗅出了感情线!!哈哈哈!!!

分享这篇文章


链接文章
分享到其他网站
在 2018/4/15 在 AM7点03分, 长生殿主说:

【完】

what??!!

就这么完了??!!!
抗议!退票!!:9:

分享这篇文章


链接文章
分享到其他网站
3 分钟前, sivilia说:

岑萧不要紧吧?这酒不是著名的一杯倒烈酒吗???

诶呀 不巧了 我挺喜欢米其林三星的 。。。
哈哈哈!不过不是所有三星都很贵的 有的真的又便宜又好吃~~
话说  我咋不知道北京有这种俗话?

秋水仙碱 黄色结晶 而且没救啊。。。要不要这么恐怖!话说一次投毒 要蓄积很久的处方药吧。。。看来很早他妈就想要他命了??!!

看来你也不是块榆木疙瘩!现在的不如意 总会在有了如意的人之后变得如意 每个人都有每个人自己的时间钟 不必着急 到点了终究会拥有该得的 ~~

我仿佛嗅出了感情线!!哈哈哈!!!

“不冤不乐”算是文玩古董行的俗话吧,你当然没听过啦!:14:

分享这篇文章


链接文章
分享到其他网站
6 分钟前, 长生殿主说:

“不冤不乐”算是文玩古董行的俗话吧,你当然没听过啦!:14:

感情是行话 !那就难怪了!
话说你这不算烂尾吗?你小心我不满可是可以封禁你的帖子的哟!!!:11:

分享这篇文章


链接文章
分享到其他网站
13 分钟前, sivilia说:

感情是行话 !那就难怪了!
话说你这不算烂尾吗?你小心我不满可是可以封禁你的帖子的哟!!!:11:

这不叫烂尾,这叫开放性结局。:173:

分享这篇文章


链接文章
分享到其他网站
3 分钟前, 长生殿主说:

这不叫烂尾,这叫开放性结局。:173:

:168:

这个坑完了 下个坑打算什么时候开啊?
开个啥样的啊?

有没有兴趣试试接力小说啊?

分享这篇文章


链接文章
分享到其他网站
6 分钟前, sivilia说:

:168:

这个坑完了 下个坑打算什么时候开啊?
开个啥样的啊?

有没有兴趣试试接力小说啊?

1.待定。

2.没兴趣。:175:

分享这篇文章


链接文章
分享到其他网站

建立一个帐号或登录来留意见

您需要成为会员才能留意见

建立一个帐号

注册成为我们的会员。这只要几个简单步骤!

注册新帐号

登录

已经有帐号?请在这里登录。

立即登录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