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转到内容

搜索论坛

显示结果为标签 '影评'。



更多搜索选项

  • 用标签来搜索

    用逗号分隔标签类型
  • 用作者来搜索

内容类型


讨论区

  • 诸神公告区
    • 『论坛公告区』
  • 诸神娱乐场
    • 『克里特海岛』
    • 『墨提斯摇篮』
    • 『波塞冬水域』
    • 『雅典娜神殿』
    • 『帕特农神庙』
    • 『爱丽舍乐园』
  • 日语学习区
    • 『学术交流』
    • 『资源分享』
    • 『文化风情』
  • 诸神内政区
    • 『论坛事务区』
    • 『论坛回收站』
  • 神秘测试基地's 主题一
  • 神秘测试基地's 主题二
  • 主题's 主题
  • 欧美影视派's 英剧
  • 欧美影视派's 其他欧美影视
  • 欧美影视派's 美剧

寻找结果在...

寻找结果...


建立日期

  • 开始

    结束


最后更新

  • 开始

    结束


用数量来过滤...

注册日期

  • 开始

    结束


群组


找到 3 个结果

  1. 早在电影上映前,我便看了这部作品,当然看的是无删节版本。 自觉作品无论从技术或是思想都是一部上乘之作。 大陆上映的版本简直是毁人不倦。删掉了很多关键情节,导致故事叙述支离破碎,人物塑造也随之崩坏。 在此,我想把我当时在豆瓣用手机写的影评搬过来,和大家学习交流。希望喜欢这部作品的和对这部作品抱有疑问的各位知无不言言无不尽。多多指教。 这是我的豆瓣影评,然而没有什么人看 下面开始吧~~ 这篇影评可能有剧透 《声之形》我只看过这部电影,没有看过漫画原著,所以就直接从电影来分析了,谈谈我的感想。 我认为这是在讲欺凌者与被欺凌者分别摆脱一直以来这个角色给他们带来的烙印,重新正视自己的人生的故事。影片没有着重去探讨欺凌背后的原因和归结责任,而是把重点放在了人物的心路历程上,但是还是或多或少涉及到了欺凌这种社会问题的原因。我想从这里开始,这样能更好的去理解每个人物的意义。 让我们从将也的小学开始。从配着一段有着摇滚嘻哈风格的音乐的片段,让我们了解到这个名叫将也的少年,是一个可以被称为孩子王,至少是一个小团体的头的人。就像我们经历过的一样,这种角色都有自己的跟班,自己的威望,在孩子中左右逢源。当他遇到了一个“异类”,失聪的西宫的时候,展现出的是天生人类对“异类的好奇”(一开始将也并没有见到西宫就欺负她,只是从旁观察)。这种好奇是如何演变成欺凌的,这里就不得不提到他们的那个一脸漠然相,极不负责的,令人恶心的班主任。 经验主义说,人的一切知识,理性是后天通过学习而归纳总结出来的;唯理主义说,人天生具有理性,后天的学习只是在学习运用理性的方法。不管这两种思想谁是谁非,总归说人的思想的形成,这张经验之网的形成,需要一些时间而且同时还受到周边环境(所经验到的事物)的极大影响是没错的。卢梭说:“人生而自由,却无往不在枷锁之中”,也符合这个说法。人在一生下来都是一张白纸,都处于消极自由中(没有规则束缚的自由),不懂人类社会的规则,也没有对事物形成一套具有完整逻辑的认识。如果把这样的新生儿做假设,他能自己独自一人脱离人类社会长大,他肯定不会认同人类社会的规则,认同自己的义务和权利吧!这就是卢梭所谓的人生而自由。但人类是要群居的,一个人在自然界的力量很渺小,难以生存,所以人们要付出这种天然的自由的代价,订立一些规则,组成社会生存下去,只要人与人相处,就一定会产生规则,人们都遵从认可的规则,是人类社会运行的基本。这就是所谓的“在枷锁中的自由”(也是真正的自由)。 而正如上述所说,新生儿是要通过经验学习,才能有自己的思想,才能懂得或接受规则。而将也他们的小学期间,正是在这个经验学习的时间。只要人与人相处,就会产生规则,可以看到,即使是影片中的小学生也有自己的组织体系。而他们究竟会最终形成怎样的思想,对社会的规则有怎样的认识,这和所谓“为人师表”的老师也有着不可分割的紧密关系。 既然已经说明了人类相处的本质,那么接下来就要说说为什么西宫会被欺负。 任何人类社会,团体,组织,对于和自身既定规则相异的异类都是坚决排除的。法律审判违背大家都遵守的规则的人,宗教审判异教徒,政治团体搞阶级斗争凡此种种。而在将也一干人等的小学校,西宫的行事方式就是一个异类。正如植野在摩天轮对西宫所说的话——西宫从没有试图理解植野(事实上是西宫自卑),无视氛围一口一句对不起,传递着奇怪的本子。其实最重要的是,西宫还能获得一些照顾,一个明显的体现就在“读课文”的那一段里,植野被批评但西宫却没有。西宫的失聪和她这样的不分时宜的乖巧形象,在身为正常人的植野看来有一个很好的形容方式——空気を読めない人間(不分时宜的人)。这句话对于日本人来说,是非常严厉的训斥了。所以自然而然的,植野就开始排斥她,本来,以植野那样的有棱有角的性格,也无法和这样的“异类”相处。 但实际上,无论是植野还是将也,他们都还处于正在形成的阶段中,他们的思想还没有完整的理性逻辑支撑,他们对人与人的关系还只是擅自的凭着自己的任性和本能(本能对异类的排斥)所建立的。正如他们欺负西宫时影片所反映的情绪,欢快的音乐表达的是一种单纯的情感,没有参杂任何东西,单单是出于凌驾于他人的快感,而没有考虑过后果。如果是一个有思想,理性丰富的人的话,他不会因为单纯讨厌一个人而冒着犯法的危险去整他,但这些小学生显然考虑不到。在这个时候,本该站出来的人,就是我之前说不得不提的老师。 但这个老师,简直忝列门墙。有很明显的两次,在将也明显故意学西宫音调来戏弄她时,在将也在西宫背后吓唬她时,他都是淡然处之,用冷漠无所谓的态度,丧失了教育他们的机会,让他们以为自己可以为所欲为。这种在自己课堂上都可以允许破坏纪律,公然侮辱的事件发生的老师,你还可以指望他什么呢?所以将也就可以完全按自己欠考虑的“规则”行事,肆意妄为的欺负西宫,而本该有的来自规则的主持者的老师的惩罚缺迟到了。 更可恶的是,在事情闹大后,他故作怒态,一句话就把责任完全推给了将也,使他成了替罪羊。或许这么说不太准确,但有“罪”的真是他一个人吗?周围同学的鼓动,漠视,最重要的是老师这个教育者的失位共同造成了这个结果,但最终背负罪过的,却是将也一个人,这样看是否不公呢? 这样就造成了一个很有讽刺意味的结果,将也背负了所有罪过,而且由于出卖同伙(未遂),沦为又一个被欺凌者。当然,这一次也不会有任何人帮他,正如他欺负西宫时一样。而这种巨大的反差使他不仅对自己之前的行为深恶痛绝,而且还造成了他的自卑——身为一个加害者,身为一个受到惩罚的加害者,身为一个受到惩罚被人唾弃的加害者,身为一个受到惩罚被人唾弃还给自己深爱的家人带来痛苦的加害者——这种自卑就像犯了重罪的罪犯,即使他在狱中改过自新,刑满释放后依然被人唾弃——首先他自己就在唾弃自己。就像将也在自白中所说——“我是必须背负着那些罪过然后接受惩罚的人”。 然后将也也聋了,他不敢面对过去自己的作为,也不敢面对这个令自己都厌恶的自己。他和外界彻底分隔开了。在将也眼中别人脸上的❌,不是代表着将也不去接受他们,而是代表着将也无法去接近他们,代表着将也对自己被别人接受一事的没有自信。 就是这样的一个行将就木的人,却在打算死的时候去见了西宫一面(按他的话是死亡的仪式),由于长期以来的寂寞和愧疚,鬼使神差地使他说出想和西宫做朋友的话。但令他没有想到的是,即使是这样的自己,西宫还是愿意接受他。再加上将也家人对他的爱,这才使他放弃自杀,转而想试着为西宫做一些事,想和这个能原谅接受自己的人成为朋友。这时候将也已经不是单纯的抱着赎罪的态度面对西宫了,而是真切地想和西宫成为朋友,毕竟她是能接受自己的人,和她成为朋友,也就能多少面对自己。所以我们看到了将也在想交换邮箱地址的慌乱,为了帮她找到小学时的朋友佐原而去面对自己无法面对的川井,甚至想让植野和她和好。 但是为什么西宫会如此轻易地原谅并接受一个曾经伤害过自己的人?她是剧作中的好好先生吗? 我认为她和将也一样,也有深深的自卑。这自卑当然是失聪。残疾会给人带来多大的伤害,我没有资格评述,况且是对孩子的伤害。就像她自己在摩天轮上对植野所说,自己的宽容,自己的容忍,以及种种作为,都是因为厌恶自己。也就像西宫妹妹在西宫自杀未遂后,对妈妈解释自己为什么要拍各种动物死亡的照片——因为姐姐看到这些如此恐怖便不会去寻死了吧——这更是证明西宫的自卑由来已久。因为自己和别人本来就不同,所以如果能得到别人的一丝笑容都是无上的快乐,自己和别人本来就不同,所以才要把自己放在一个低的位置,祈祷有人接受自己。这种因差异形成的自卑,才是最令植野生气的地方吧! 这两位主人公,将也和西宫,都有着深深的自卑,对自己的不认同。最讽刺的是,这还不是他们自己的错,或说不能完全是。这两人都承受了被否定,被排挤的伤害;都把自己放在一个卑微的位置,总是露出心酸的笑容然后一个人走下去。这种心态,便是之后矛盾产生的原因。 西宫因为植野的一番话而对自己更加厌恶;将也则在努力面对自己的途中,在努力和西宫成为朋友的途中疑惑了——和自己努力换取来的朋友共度欢乐时光时,他在疑惑自己这样的“罪人”真的能这样快乐下去吗?因为柴田不知内情的一句话,就开始怀疑自己真的能被西宫原谅吗? 这些原因最后导致在桥上众人的争吵。将也在这里由于自卑心理,又恢复了自己的加害者的“罪人”身份,把所有责任都揽到自己身上,并对朋友们毫不留情地直指痛楚。 在这里我只分析一下事件相关人植野和川井。植野一直把西宫是当作一个正常人来看的,她丝毫没有去怜悯西宫,对西宫给她带来的麻烦也是直抒胸臆。在摩天轮上,她也想和西宫保持平等的关系,不想道歉也不想让西宫道歉。而且确实地指出了西宫被孤立欺负的原因。建立在怜悯之上的关系的确不值一提,这一点她看得很清楚。在将也摔伤后,她对西宫训斥的“像你这种满脑子只想着自己的事情的家伙最令我火大”,表达的其实正是对西宫与他人相处时表现出的自卑和不对等的讨厌,因为这种自卑,这种拼命想把所有的错误归结到自己身上的想法(就像西宫认为将也在桥上和朋友吵架,都是因为自己带来的不幸),有时也会伤害到关爱西宫的人。虽然植野一直站在将也的角度考虑,但她实际上把问题看得很透彻——西宫和将也不需要以悲剧主角自居,她希望将也和西宫都能正视自己,不再厌恶自己。这也就是她在摩天轮上阐明两人关系和西宫的处境后,提出以后好好相处的原因;也是她让将也和以前欺负他的石田见面,希望将也能面对石田的理由。从这个角度看,植野一直在坚持自己的赎罪方式,不是通过道歉,而是想建立和两人的平等的关系,即使会被人讨厌。 而川井则是更像我们这样的普通人,心地不坏,和所有人都友好相处,即使是在西宫被欺负的时候,她也没有加入其中,只是一直旁观着;在将也沦为被欺凌者这种惹人嫌的角色,在高中脱离群体,显得怪癖的情况下,她也没有避开将也或者表露厌恶,还是友好地对待他,甚至在将也努力改变的过程中还为他介绍了朋友。但川井始终没有站出来过,只是一直随着大家而动。她是真的对西宫没有愧疚吗?从她在西宫自杀未遂后的感情流露来看显然不是这样的。她没有站出来帮助西宫,并且一直认为自己的所作所为没有太大问题的原因,就在于之前说过的“规则”和“对异类的排斥”。许许多多的普通人,没有力量去反抗形成的规则,尤其是面对一个陌生人,怜悯心是很难支撑着你去冒着可能失去自己“在社会的位置”,“被当作和想帮助的人一样的异类”的危险去为那个人付出的。所以大多数人就像西宫一样选择了旁观。可能有些旁观者的怜悯心会更强一些,他们会暗中找有能力打破规则的人,有能力改变规则的人来主持公道(这个人在当时的小学里,本来应该是老师),然而很不幸,川井找不到这样的角色,只能任凭事态发展,并且自己会用一个经典的理由安抚自己——“每一片雪花都不认为自己要为雪崩负责”。如果你是这样的人,那么就没有资格对川井要求更多。 影片进行至此,到了一个矛盾的爆发点。西宫因为奶奶去世,和由于自卑心理作祟,自作主张的认为将也和新认识的朋友吵架,全部都是因为自己,因为自己会带来不幸。影片在奶奶的葬礼过后,将也约西宫出来散心的时候,用多种光线的变化,营造出西宫处在一种虚无缥缈的境地的感觉,事实上为之后的自杀留下了很好的伏笔。而将也则是因为一直以来对自己过错的懊悔和对自己的厌恶,在努力帮助西宫,面对自己,并交到了朋友,处于顺境的当中,还是因为对自己的深深的自卑,因为柴田的一句话就动摇了和西宫成为好朋友的信心,在自己和朋友快乐的游玩时光中,还在思考自己是否有资格得到这些。 最先做出影片中最想传达的改变的是将也。他在看了植野和西宫在摩天轮的对话后,特别是在自己和朋友闹翻后,西宫说这一切都是因为自己的原因之后,他没有再沉溺于失落中,首先振奋精神,陪伴在西宫身旁,就像他自己说的“想要让西宫喜欢上她自己”。而他的做法也正如植野对他做的,不想再让西宫为自己的事情抱有负罪感,想让她摆脱这些自卑的枷锁重新面对自己。那么首先将也自己要振作起来,让西宫知道和她在一起不会不幸,自己的错误没有必要被西宫所承担,他要为西宫做出榜样。但是这还是不够,所以在将也紧紧抓住跳下楼的西宫时,心里一直在祈祷说,自己会真正地正视自己,不再被以前的加害者的自卑所束缚,会好好地和西宫道歉,会认真的,以平等的态度和大家来往,撕掉大家脸上的❌。让西宫不再因为自己的丧气而自责,想要让西宫和这样的自己相处时感到快乐!这便是将也真正想说的话吧! 西宫在将也摔伤后,在植野再次指出这是因为自己的自卑,不合时宜的负罪感才导致将也如此辛苦后,她也对来探访将也的永束表达出了自己要改变的决心——“我想要再次取回自己所毁掉的东西!” 她的方式就是去和解,虽然做法很幼稚,但这是出于她个人的意志的行为。她不再是只会说道歉的受气包,而是正如将也期待的那样,和大家尝试建立一种平等的关系。想取回自己所毁掉的东西,指的一定是自己一直以来因为不健全的心态而丧失的东西。从这一刻开始,西宫不再是那个厌恶自己的自卑的西宫,她确实地知道了,在世界上关心和爱她的人,自己的母亲,妹妹,祖母,将也,佐原,甚至是对她心怀愧疚的川井和最终在雨中达成和解的植野。而她在梦中看到的同学们,都对她展示出温暖的一面,正是她在不再自卑的心态中看到的。 这两人互相帮扶,冲破了各自的心理枷锁,重新面对了自己的人生。我想,这就是此影片主要想讲的故事。欺凌这种社会的暴力,不仅仅是因为某个人的原因,参与的任何人都是有责任的,因为最大的责任就在于人类社会对异类的排斥。所以影片没有去讲什么“复仇”,“惩罚”,的情节,没有把剧中人物塑造成符号性的善恶美丑。而是用心的,把一个矛盾复杂而丰满的人表现了出来。这两位主人公的心路历程,在每个陷入相同境地的人看来,可能比单纯的快意恩仇更有价值。 影片的最后也很棒,完成与自我和解的将也,渐渐放开自己被封闭已久的耳朵,抛却了自我惩罚自我厌恶,去聆听大家的声音。虽说这些声音中也有刺耳的声音(那家伙还敢来学校),但同时,朋友们对自己的爱,家人的支持,那些对将也重要的人一个一个在他眼前闪现,以前的将也从未曾体会过这些声音,以至于在这些感情汹涌而来之时泪如雨下。这里是我最动容的地方。 世界固然残酷,即使如此,也不能妄自菲薄,要带着他人对自己的爱,勇敢的走下去。虽然这么一句话,在很多人看来是没有意义的所谓“鸡汤”,但在这部影片细微的情感烘托下,却显得熠熠生辉。或许人真的需要这样单纯的情感,一昧地追求“成熟”,何尝不是一种“跟随规则”呢。 看到了一部好电影,以上。 我还写过一篇关于君の名は的影评,因为自己打字速度太慢,一直不在电子产品上写东西,不过这两部电影我是真的比较喜爱。 才疏学浅,而且也不是专业出身,难免有纰漏,请热爱这一类型的动画的各位斧正啦~~
  2. 这是我当时在看完君名时,兴奋之余写出的文章。今天借着新年的偷懒,我又看了一遍君名,对此文做了一点修改,现在放到论坛上来,和喜欢这部电影的朋友分享。我觉得君名可能在我眼里比起《东京教父》一级别的还是差一些,但它绝对能给人以力量,它在日本被大家赞美绝不是跟风的偶然行为。优秀的作品经得起分析推敲,而那些卖弄角色,卖弄情怀,甚至抓住大家的消费心理而刻意做出的东西,无论它有多火,终究在我眼里看来,除了一句“哇~~好帅呀!我要给某生猴子” 以外,没有任何价值。 说明:其中会包含一些哲学说明,我会用红色标出,可以跳过直接看结论。当然,这会导致论据不足 重点句用蓝色标出~ 我想从宫水奶奶关于产灵的话开始,我认为这种连结是宫水家族身为神职所具有的力量,我看到宫水奶奶一行人爬山的时候,在宫水奶奶讲述产灵的概念时,我就感觉这是在阐述泛神论。所以在这里,我有必要简单地讨论一下什么是“泛神论”,我只说结果,不去讨论证明,因为我还远远达不到那个水平。这是一个形而上学本体论的问题,讨论什么是真正的“实体”,也就是说什么是“能够独自存在且其余事物都依赖于它存在”且“本身不会被创造或毁灭”的对象。为了理解接下来的内容,首先我要举一个例子:我即使把我的手机摔成两半,你也一定会认出它是一个手机;但如果我把它拆成电路板,你可能就不会认出它是一个手机了。我想问的是,手机是由什么构成的?有人或许会说是原子构成的,那么我再问一个问题,是什么让人认为它是手机而不是一堆原子?这个答案便是“实体”的含义。斯宾诺莎这位一元论哲学家在笛卡尔的基础之上得出了这样的结论(用我的话给出):他认为宇宙中只有一种实体,这也就意味着所有的事物都可以最终被简化为这个实体。这个实体他称之为“上帝”或是更本质的名称“自然”。他认为既存的所有事物,包括精神上的东西,都属于“上帝”的外延,“上帝”本身我们永远不会知晓,因为我们也是它的一部分,但我们拥有两种认识这个“实体”的方式(称之为实体的属性),即为“精神”和“外延”,也就是我们熟知的思想和物质。比如人类在认识手机时,首先有物质认识,这决定了你不会把一个木雕模型认为是手机;其次是精神认识,也就是手机的“特质”(这是个亚里士多德的术语),比如最基本的能通话等等,这决定了你可以认出被摔坏的手机是一个“坏手机”。 讨论产灵 那么万物都是这个实体的外延——或者通俗的成为表现形式,这是什么意思呢?人有一定的自由意志,比如我可以控制双腿带我去我想去的地方,但很可惜,我不能靠它飞。这个例子意味着世界的一切都是由这个实体决定的,我看似拥有自由意志,但是必须按照实体所给我的“本质”来运转。斯宾诺莎指出,唯一有自由意志的只有这个实体(上帝,自然)。人不具有或完全具有自由意志,不可控的神奇力量在左右着人的生活,人可以争取“自由”,以便去除别人带来的枷锁,但人永远不可能有“自由意志”,我本只能根据这个实体给我们的“本质”,也可以称它为“外延的模态”来运作。就好像和斯宾娜莎所表述的世界一样,一个在所谓的青春期充满烦恼,这真的是她自己导致的事吗?从单纯的小孩转变为矛盾的少女,只是人类自身的年龄增长所致吗?影片进行到那个时候,我的脑中如此浮现。 看到小镇的地形和听到宫水神社所流传的那个山崎茧五郎之火,就可以确定这个小镇是来自很久以前的彗星撞击,这个神社就承担了保护神一样的角色,这就是这个家族,这个神社的“本质”。最后我会说明这个细节的理解。而在这一次发生危险时,宫水家族的力量使三叶连接上了她所向往的生活中的一个人,这个人可能在这种联系下承担这份责任。然后他们的缘分开始了,一个家庭关系紧张,学校中被人指指点点的乡下少女和一个平淡无奇,应该是单亲家庭的大都会少年的奇遇。但是两人只能在他们认为的梦中相遇,这里给我了一种庄生晓梦迷蝴蝶的感觉,现实总是有缺陷的,而梦中必定是自己欲望的体现。乡下少女到东京来,满是憧憬兴奋,而大都会少年也在一个由妹妹每天叫醒的家庭里过了一段平静又不失乐趣的乡村生活。三叶把泷的都会生活从争斗以至于和别人动手(泷脸上的纱布),对友情爱情不能坦承,勇敢相待中转换;泷把三叶的生活从循规蹈矩,被人因为父亲的原因而指指点点中转换。 山崎茧五郎之火 这便是两人羁绊最深的地方,也是感情的发源地,正如奥寺前辈在陪伴泷的旅行中所说,她的确看到了这种改变,这种让自己从别人的眼里重新看自己的人生时所发现的乐趣,原来自己的梦是真实存在于这个时空的另一个人的身上的! 虽然这个梦每天醒来都模模糊糊,但通过她/他的描述,自己确实的发生着改变。电影放送关于这一段的 情节时,我的大脑如此思考。 接下来,这股宫水家的力量骤然断开,泷在拜访过神体后,恍然间和三叶失去了联系,这让我想起了人生中总要放弃的东西,学生时代看似要好的朋友,经验不同世界的旅行,一个逐渐消逝的梦,以至于连自己是否真正拥有都不曾肯定(消失的日记)。这个时侯如果站在泛神论的角度看,便是需要让泷知道真相,让泷去选择拯救。少年不断描绘,在未完之时把梦的架构付诸于纸张,然后起身寻找。在看到这里时,我突然想起了泷和梦寐以求的奥寺前辈的约会,也是和三叶失去联系的那一天。我认为这是现实的意象,在一段奇特的缘分后归于平淡,正如一个飞扬跋扈的少年磨去了稜角,走上人生所谓正轨。但少年的内心去被善解人意的前辈看透,“君は昔、あたしのことがちょっと好きだったでしょう?そうして今は別の好きな子がいるでしょう”。的确是这样,行走在银座十字路口的匆匆行人,他们之中有多少是怀着对每一天的憧憬而生活的呢?不过是日复一日,渐渐消磨着对生活的期望。少年没有选择就此放弃,转而步入循规蹈矩的人生,而是去寻找看似虚无缥缈的少女,这个给他的生活带来改变的重要的人。在此,这股力量就有了三重意义,宫水神社的拯救小镇计划,少年的追梦之旅,还有人的意志的展现。我浅浅看过的东西,论时代而言,最晚就止于存在主义了,就自我而言,人是永远发展的,自我的定义至死方休,虽然环境,心理,潜意识,都极大的限制了人的选择,但一个人总有选择和自己常理相悖的自由。少年就很好的体现了这一点,人的经验可以重新解读,人的个性可以重新塑造,只要到了这个时刻。在我之后回想这里的时候,我感到了一种别样的振奋,日本社会或者说很多的社会中,都存在着对未来没有方向,没有希望的感觉。在日本是经济的停滞,社会活力不足,凡此种种,皆让人的心也沈寂下来,这种社会里,像泷这样的人实在是太浪漫了。我认为这也是这部电影为什么成功的一个关键。一部好的作品,伟大的作品,都是要反映一种有理有据的深切思想。像托尔斯泰的《复活》,我曾经看到知乎上有人这样形容这部书,我把它原话引过来——“复活也不就是一有钱富二代勾引无知天真少女,然后毁了少女一生加良心发现后的自我救赎。接着在行文中,穿插了当时的社会元素,以及通过对人物的心理与行为的刻画上,让读者可以观摩到那个时期的人的人性,那个时期的社会制度,社会架构等有历史价值的东西。但仅仅就这些,我个人是很难感受到《复活》获得的极高的赞誉的。大概是受到类似评论的影响,我才去看《复活》的。然后……很悲剧的看出一个小土妞与富二代的狗血剧,而且剧情还完全让我无感…… ”。大概就是因为这种思想,我国的文化领域中才充斥着那么多滥竽充数,沽名钓誉的伪君子。打动人的作品,一定是把它的思想基石扎根在“真实”上,而且不去刻意讲理,而把“理”体现在故事中,只要人毫无成见的静心去理解这个故事,而不是抱着猎奇心理去寻乐,那么理解了这个故事就是理解了这份深切的思想,只是有人可能无法用语言组织成一套理论罢了。不去把基础扎根于现实,那么就不会打动人。《你的名字》能打动人,便是因为它也有这种伟大的人文关怀。它给了陷在泥潭一样的社会中的人们“浪漫”的力量。 泷的改变 不经意间哭泣的三叶 泷找到了已经被彗星击毁的小镇,这应该是影片最令人伤感的地方了,一瞬间泷都已经怀疑自己的记忆是否错乱了。在这里,之前在约会的那天,他们不约而同留下的泪也就有了两种意义,其一便是因为终于发觉了自己的心意,自己最重要的人是那个虚幻又真实的梦中人,其二便是那股左右他们的力量使他们的潜意识里已经意识到了小镇的悲剧了吧,我认为这里的处理非常值得回味。 真相 认真的泷 泷在几经纠结下,还是没有放弃,找到了最后一次交换灵魂时到的地方,神社的神体,万物的连结之所,也就是宫水奶奶所说的“那边的世界”。那边的世界代表的就是泛神论的实体,泛神论的意志,它其中包含万物,宫水奶奶所说的去那边的世界要留下自己的一半,也就是把自己转换一种方式保存。这里我认为是最令人深思的地方,世界上只有一种实体,而万物都是实体的表现形式,我们人可以知晓其中的两种表现形式,精神和外延,也就是物质与精神。所以三叶只是把自己的存在通过神社的力量转换成了凡人无法识别的东西罢了(因为前文说过,人无法认识实体,只能知道其中的两种属性)。而被力量选中的立花泷便可以通过喝下这酒,再次通过实体与三叶产生联系,也就是重新识别宫水(看到了她的一生)。这是泛神论的最佳表现,宫水奶奶在祭拜神体时,一直在说关于“ムスビ”的问题,这个“ムスビ”是古语,我的水平还达不到,但如果以现代日语来理解,“ムスビとは結びである。”也就是连接一类意思。这与泛神论不谋而合。宇宙中只有一种实体,这也就意味着所有的事物都可以最终被简化为这个实体——也就是说万物实际上是相连的,在其中我们都是一体的,我们不应该太过严肃地把我们看作由许多个体组成的。宫水奶奶说,纺线,人的交往,时间的流动,这些都是“连接”,正是因为泛神论的思想,或许有些人已经看出来了,日本神道教,印度教都是泛神论的宗教,只是斯宾诺莎以数学的方式为其做了理性分析。我想这便是这部电影最大的主旨了,人与人的实体是相连的,但因为人类认识有限的原因,我们总是与周围发生矛盾,以至于厌恶自己的生活,但相互联系的我们被强大的力量左右(可以是时代,可以是时间,可以是环境),产生一个又一个的缘分,机遇,当它们到来时,请用仅有的自由选择紧紧抓住。立花泷,宫水三叶与其说是普通人的爱慕之情,不如说是缘分使他们改变了对方的世界,使之温暖,自然而然地互相成为彼此的依靠,这种感情才是我理解的他们的爱。这种爱也给了每个孤独的人以振奋,觉得世界上总会有理解自己,爱自己的人,因为大家本质上是连接的。 而之后的拯救小镇,虽说是必然(宫水神社本来的目的),但我感觉有些仓促,或许是因为电影片幅的原因吧,有了前篇的感情铺垫,虽说拯救是水到渠成,但还是少了一些张力,缺失什么,我没有能力很好的说出来,我只是感觉应该更多的表现宫水神社的力量,也就是泛神论中的意志,影片里关于宫水神社的力量只表现在那山崎茧五郎的传说,宫水家族的神奇特质和神体洞穴中泷抬头看到的流星画中,很容易让人忽略。加强这一点,是为了凸显自然意志的强大莫测。与此相对,为了符合主旨,也应该再着重描写两人的联系和改变,来凸显出勇敢面对机遇,遵从内心之人的强大。 彗星击中糸守り前 最后还有几个片段令我值得回味。首先是三叶只身一人去东京寻找当时主观意识上还不认识自己的泷,可以看到,一个乡下少女,可能花掉了自己一年的零用钱,终于来到了以前的自己所喜爱的地方,但她并没有去游玩,而是漫无目的的在街头游走,内心充满不安和期待。最终终于见到了泷,但只换来一句“你是谁?”,其中苦涩不必言说,然而到别过时刻,泷由于是被选中的人,所以在潜意识里对三叶有所留恋(他会不知不觉戴着一个陌生人的发带长达三年,还不自觉的认为这是一个重要之人给予的),而三叶更是没有怀疑,把自己的联系给了他。我从中体味道了少女的改变和成长,去东京不再是体验所谓的精彩生活,而是寻找给自己的生活带来改变的人,并义无反顾的相信他。这是一个以前有些软弱的少女的决心。 少女的决意 还有就是那个山崎茧五郎的传说,从宫水小镇的地形和影片彗星撞击事件来看,小镇是来自于很久以前撞击形成的,而宫水神社也应该是为了庇护小镇的安全而诞生的。而为什么宫水奶奶已经不知道祭祀的意义了呢?因为山崎茧子五郎之火。结合三叶和可靠的朋友为拯救小镇而炸毁电站的事件来看,山崎茧五郎所引发的大火,我猜测也是为了拯救小镇,而宫水神社的这种联系,这种结,便世世代代传了下来。在令人感叹世界意志神秘莫测和因果循环的同时,也让人感到一丝温暖,拯救大家的五郎君,虽然以引发大火的笨蛋的名号流传了下来,但他确确实实保护了大家。关于这个传说,我觉得影片没有很好的展开是我的一个遗憾。 影片最后的一段,讲述了宫水神社的目的完成后,这种神奇的缘分也渐渐变淡,以至于从记忆里消逝,但同时,这段感情所带来的改变,却深深印在他们的身上,影片以少年的视角反应了这一点,立花泷应聘的是建筑师,他在面试中说,世界上的很多东西都会改变,东京也可能在某天突然不见,所以自己要创造一个能永远留在大家心中的温暖的场所。这种场所便是他对三叶的感情,他通过三叶得到的对自己生活的重新审视。建筑师是在司空见惯的城市风景中创造美的职业,而这种发展生活之美的能力,就是三叶给他的最重要的事物。对三叶而言也是如此吧。而最后两人的相遇,是逻辑上的结局,也是我们情感上的结局。一开始其实就暗示过这个结果,宫水奶奶讲述时间时,最后一个特征是再连结,只要一直追寻这份感情,坚持自己在其中得到的,如果没有一个好的结果太让人心寒。而逻辑上,小镇毁坏严重,即使能复原,一段时间内大家只能另寻家园,宫水一家明显来到了东京,长大的宫水妹妹在东京学校中发呆的镜头交代了这一切。而即是曾经联系如此紧密,如同一人的两人,在东京相遇,也是情理之中吧! 相逢 千反田般的笑容 这就是我对于这部电影的感受与思考,每个人由于阅历的不同,对同一件事物的看法大相迳庭,而日本电影更是这样,《龙猫》在孩子看来是美丽的童话,在我看来却多了很多忧愁,凡此种种。但一部好的作品,无论你能体味到什么意义,它总会给你带来一种不能言说的感动,它使你忽视的感情复活,并久久回味,这就足够了。 最后推荐一下《氷菓》这部作品哦!也有小说的,貌似有台译本,不过有心学日语的话,建议看原本。作者的文笔很好,跟着她学没错的。如果你喜欢君名的话,相信这部作品也能让你感动,支持你前进!放上剧中人物千反田的原版笑容~
  3. 重看了一遍《霸王别姬》,是一家古着店的放映活动,不算高清的视频投影在小小一块白墙上,店里空间略显逼仄,半仰着头,看久了脖子生疼。 张国荣和张丰毅二位对戏的时候,大家肃然。葛优扮演的袁四爷一本正经说着文词儿的时候,大家都憋不住笑了。葛大爷喜剧演多了,看他演什么都像喜剧。我以为第三遍看这部戏会感觉无聊,谁知一点儿不是;戏中戏水准不亚于专业院团的折子戏,而且这次观影我又注意到一些从前忽略的细节。蒋雯丽扮演的小豆子娘,给吕齐老先生扮演的戏班班主下跪的时候,分明抛了个媚眼,底层烟花女子的轻薄与可怜,一个眼神就已经道尽。葛优扮演的袁四爷,在被押赴刑场前,还想着逞英雄,踱一回戏台上的方步,结果被押解的解放军前后簇拥着一推,狼狈收场。那个在文革里充当了急先锋的小四,用程蝶衣的头面把自己打扮成了虞姬,还把玩着一件首饰,结果被进了排练厅的红卫兵看个正着,结果不言自明。 可是最触动我的,还是程蝶衣被段小楼揭发后那段歇斯底里的台词。“我揭发姹紫嫣红,我揭发断井颓垣”,只这两句话一出,我的眼泪立刻涌了出来。本以为第三遍看这片子不会哭的,我竟然错了。距离上次完整地看这部片子已经好几年光阴,这期间我又看了不少京剧和昆曲,连台本戏和折子戏都有。虽不敢以票友自居,对戏中美感和韵味也能领略一二了。回过头再来听程蝶衣这段台词,心中另有一番况味。 程蝶衣不是一开始就懂戏的,他被迫学戏,被迫改变了自己的性别认知,甚至因为自己的“戏子”身份被迫受到了张公公的玩弄和亵渎。但是他在戏曲的世界里浸淫久了,从被动接受到产生了自己的艺术自觉。因为太早见识了这个世界上的污秽肮脏,他格外珍惜戏台上的美丽和纯净。日本人进了城,人心惶惶,他在台上演戏的时候,城外正在打仗,电压不稳,灯泡忽明忽灭,而抵抗组织还在剧场里撒传单。在如此纷乱的情形之下,戏台上的杨贵妃——程蝶衣——依旧醉态可鞠,衔杯、下腰、卧鱼,一丝不苟。此时连包厢里的日本军官都带头鼓起掌来,他是侵略者,可是连侵略者都钦佩程蝶衣的敬业精神。 程蝶衣在受审的时候说的那番话,也颇值得玩味。“青木要是活着,京戏就传到日本去了。”程蝶衣不懂政治,也不想懂。跟所有沉迷于艺术世界的理想主义者一样,他是很天真的,以为艺术便是一切。谁懂得艺术,谁便是他的知音。 当新中国成立,他以为自己终于可以堂堂正正做人,舒舒服服唱戏了,现代戏却又来了。作为一个理想主义的艺术家,他这时候已经对京剧艺术有了充分的领悟和自觉。他在讨论会上说的那番话,不就是梅兰芳先生“移步不换形”的另一种阐释吗?可是没有人听他的,京剧现代戏是新事物,是容不得别人说三道四的,否则就是立场问题。程蝶衣坐在这一群或激进或妥协的人中间,显得那么孤独。 以前写过这部电影的影评,那时候对段小楼这个人物颇多非议,仿佛蝶衣的悲剧都是段小楼造成的。或许是因为年岁渐长(其实我也没多老哈),重看的时候,觉得段小楼并非是一个彻头彻尾的坏人。他的背信弃义固然可耻,可是将心比心,如果我们是他,在那样一个年代里未必能扛住折磨,坚守住蝶衣心里“霸王”应有的傲骨。不过,对于这样的人物,我们可以理解,也当然有权选择不原谅。蝶衣就是这样选择的。 蝶衣这样一个彻头彻尾的理想主义者,这样执着地追求“姹紫嫣红开遍”的艺术境界,可面对残酷的现实,不管他生活在何时何地,怕都免不了“似这般都付与断井颓垣”的凄凉与尴尬。蝶衣幻灭了,他的友情没有了,亲情早就不见了,艺术之路堵死了,连戏台上的“霸王”都背叛了他这个虞姬。一个经历过最大的厄运的人,是有理由相信以后不再有好运的。所以不要再纠结为什么小楼会带着一把开了锋的真宝剑去体育馆排练这样的问题了,最后的自刎只是一个形式上的了结,蝶衣的心,从小楼背叛、菊仙自杀的那一刻,就已经死了。他已经没有力气去欣赏以后的姹紫嫣红或者光怪陆离,他觉得自己是为艺术活着的,心中的艺术宫殿已经崩塌,他也就没有活下去的必要了。 蝶衣死后,戏曲舞台依旧热热闹闹。转眼到了新世纪,无数新编戏出炉,甚至出现了“小剧场京剧”这样的新剧种。蝶衣当年那场讨论会,背景音里一直有个清晰的电话铃声,响了很久,就是没人接。导演的意思大概是,京剧应该走写实的现代路线,还是走写意的古典路线,这个话题也许永远没有人能回答,至少直到今天,也没有人能够回答。 新编戏轰轰烈烈地演着,可是戏台下的观众大多白发多,黑发少,仅有的半场人里还有三分之一在打瞌睡。不能怪这些观众,很多新编戏,无论舞美、唱腔、服装还是戏词,都大不如当年的传统戏。“移步不换形”被相当一部分人丢进了爪哇国,他们忙什么呢?忙着评奖,忙着拉经费,新编戏演几遍就不演了,就好像往野草丛生的石墙上插了几朵鲜艳的塑料花,过几天拔了去,城墙还是老样子,掩不住的萧瑟和颓败。 颓败的又何止是传统戏曲。各地的部分传统建筑,要么被拆得片瓦不留,要么被修得面目全非,当年造屋子的工匠厚道,不然会在夜里找某些人喝茶的。放眼银幕和荧屏,烂片如云,佳片难觅。也难怪,创作者早就不为艺术活着了,他们顶着个艺术工作者的名号,其实为钱活着。可是钱是养不出演技也砸不出底蕴的,没有诚意和付出,只能制造出一堆五光十色的垃圾。艺术品?那大概是傻瓜才能生产的东西。 想到前不久一个娱乐新闻,某知名韩流组合的中国成员,转行演戏,演的也是一个民国的戏曲演员,好像叫“二月红”吧。正巧,戏中戏唱的也是《霸王别姬》。这位演员的扮相,那叫一个臊眉耷眼,估计戏曲的祖师爷唐明皇显了灵都不敢认。原因?呵呵,其实很简单,怕勒头,怕苦,怕疼,所以只贴了片子没吊眉毛。这位“二月红”大爷还挺横,接受采访的时候对自己没按规矩勒头丝毫不提,反而把京剧这门传统艺术排场了一通,微博评论里还一堆粉丝捧臭脚。啊,叫粉丝太难听了,应该文气一点,叫“群氓”比较合适。当年张国荣演程蝶衣这个角色时候的敬业和付出,大概早就被这些新生代忘到乌有乡里去了。 张爱玲说过,这是一个破坏的时代,而更大的破坏还要来。在《霸王别姬》都已经变成老电影的时代,新的“艺术作品”层出不穷,新的破坏也层出不穷,而且这“破坏”多半是以“建设”和“创作”的名义产生的。这是一个没有大师的时代,时无英雄竖子成名,郭敬明屹立不倒,流潋紫万众膜拜,听过几个人名就能说自己是昆曲票友,看过两页《红楼梦》就以为自己是曹公再世。人们在五彩的垃圾堆里生活久了,渐渐地习惯了垃圾的气味,于是泥沙俱下,鱼目显贵,明珠无光。 或许有一天,我们会意识到自己失去了什么,我们的文明发展到那一天,也终于让大家知道了什么才是最珍贵的。然而晚了。程蝶衣这样的人死绝了,只剩下一群自私的男人和自私的女人在废墟下凭吊。那时候,也许会有一道空落落的石墙在废墟上伫立吧。为自己曾经的浅薄后悔的人们,在石墙下相遇,纵有一颗真心,又有什么用呢?你曾经可以拥有的一切,早已烧光了,塌光了,烂光了。 ——原来姹紫嫣红开遍,似这般都付与断井颓垣。 2016年9月3日星期六 于六桥书屋
×